當前位置 :

美國空軍網絡力量基本情況

2019-09-09 知遠戰略與防務研究所 明磊訪問次數:

一、前言

在美國網絡司令部從美國戰略司令部獨立出來成為第十個聯合作戰司令部之后,作為美國網絡司令部軍種組成司令部之一的空軍網絡司令部也隨即成立,司令部駐地是馬里蘭州的米德堡,支撐空軍網絡司令部網絡力量建設和運用的是美國空軍第24航空隊。1


圖1-1 美國空軍網絡司令部徽標(左)和美國空軍第24航空隊徽標(右)

 

劃歸美國空軍網絡司令部的第24航空隊在力量編成上被重組為三大分支,分別是:第624作戰中心(624th Operations Center)、第67網絡空間聯隊(67th Cyberspace Wing)和第688網絡空間聯隊(688th Cyberspace Wing)。2



圖1-2 空軍網絡司令部基本組成結構

 

二、第624作戰中心

第624作戰中心位于得克薩斯州的圣安東尼奧-拉卡蘭聯合基地(Joint Base San Antonio-Lackland, Texas.),隸屬于美國空軍空戰司令部的第24航空隊,該作戰中心通過第24航空隊接受美國網絡司令部下達的命令和任務,在廣泛的領域內執行網絡任務來支持美國空軍以及聯合部隊司令部。3



圖2-1第624作戰中心徽標

 

2.1 第624作戰中心組織結構

第624作戰中心下轄四個分部門,分別是:情報監視偵察部門(Intelligence,Surveillance and Reconnaissance)、戰斗規劃部門(Combat Plans)、戰斗行動部門(Combat Operations)和戰略部門(Strategy)。4



圖2-2第624作戰中心組織結構

2.2 網絡指揮控制任務系統

第624作戰中心通過運行網絡指揮控制任務系統(CyberCommand and Control Mission System,C3MS)來執行其所有的作戰任務。5

網絡指揮控制任務系統從傳統的空軍網絡運營安全中心的概念、人員和設備演變而來。隨著美國網絡司令部和第24航空隊的激活,高級領導人認識到需要具備戰役層級的網絡指揮控制能力。網絡指揮控制任務系統于2013年3月由空軍參謀長正式啟動,2014年7月30日宣布具備初始運營能力。6

網絡指揮控制任務系統是單一的空軍武器系統,提供對歸屬于空軍部分的網絡空間作戰域的全面24/7態勢感知、管理和控制。它確保不受約束的訪問、任務保證以及聯合作戰人員使用網絡和信息處理系統來完成全球作戰行動。7



圖2-3 網絡指揮控制任務系統的五個組成部分

 

網絡指揮控制系統共有五大子系統,分別是:態勢感知(Situational Awareness)、情報監視偵察產品(Intelligence,Surveillance and Reconnaissance Products)、規劃(Planning)、執行(Execution)和指揮控制節點集成(Integration with other C2 Nodes)。8具體功能如下:

·態勢感知:通過融合來自各種傳感器、數據庫、武器系統和其他來源的數據來產生通用的操作畫面,以獲得并保持對影響聯合部隊和空軍的友好、中立和威脅活動的認識。

·情報監視偵察產品:實現將網絡空間的暗示和警告、分析及其他可操作的情報產品整合到整體態勢感知、規劃和執行中。

·規劃:利用態勢感知來制定長期和短期計劃、量身定制的戰略、行動方案,以及進攻性網絡空間行動、防御性網絡空間行動和國防部信息網絡運營的塑造。

·執行:利用計劃生成和跟蹤各種網絡任務命令,以雇用指派和附屬部隊,并用以支持進攻性網絡作戰(Offensive Cyberspace Operations,OCO)、防御網絡空間作戰(Defensive Cyberspace Operations,DCO)和國防部信息網絡運維(DOD Information Network Operations,DoDIN)。

·指揮控制節點集成:提供將空軍產生的網絡效應與空軍網絡司令部工作線、美國網絡司令部和其他指揮控制節點相結合的能力。

網絡指揮控制任務系統同步其他空軍網絡武器系統,以產生戰役層級的效果,以支持全球各地的作戰指揮官。網絡指揮控制系統通過空軍網絡空間部隊、計算機網絡和任務系統提供作戰行動級的指揮控制和態勢感知。同時促使第24航空隊/空軍網絡司令部/聯合部隊總部網絡指揮官能夠制定和傳播網絡戰略和計劃,然后執行和評估這些計劃以支持空軍和聯合作戰人員。9

目前,共儲備有三套網絡指揮控制任務系統。每套網絡指揮控制任務系統由十三個獨特的職位保證其正常運行,這些職位包括高級值班人員一名、副高級值班人員一名、防御性網絡空間值班官一名、進攻性網絡空間值班官一名、國防部信息網絡運維值班人員一名、防御網絡空間行動控制員三名、進攻性網絡作戰控制員三名、國防部信息網絡運維控制員三名、空間效應策劃人員一名、網絡空間作戰戰略家一名、網絡空間情報分析師一名、網絡空間運營評估分析師一名,以及網絡空間運營報告單元分析師一名。所有任務組員都得到任務支持人員的支持。10

網絡指揮控制任務系統由德克薩斯州圣安東尼奧-拉克蘭聯合基地的第624作戰中心(現役)和第854戰斗作戰中隊(空軍預備隊)以及田納西州麥吉·泰森(McGhee Tyson)國民警衛隊空軍基地的第119網絡作戰中隊負責運行。11

三、第67網絡空間聯隊

第67網絡空間聯隊位于得克薩斯州的圣安東尼奧-拉卡蘭聯合基地( Joint Base SanAntonio-Lackland,Texas.),隸屬于美國空軍空戰司令部的第24航空隊,作為第24航空隊/空軍網絡司令部的執行部隊,它通過運用網絡空間脆弱性評估/獵人武器系統來生成、投射和維持戰斗力。12


圖3-1第67網絡空間聯隊徽標

3.1 第67網絡空間聯隊組織結構



圖3-2第67網絡空間聯隊組織結構

第67網絡空間聯隊人員編制超過兩千人,由軍人、文職和合同商等組成,它們被編組為三個作戰大隊和一個支持中隊,分別是:第67作戰支持中隊(67th Operations Support Squadron)、第67網絡空間作戰大隊(67th Cyberspace Operations Group)、第318網絡空間作戰大隊(318th Cyberspace Operations Group)和第567網絡空間作戰大隊(567th Cyberspace Operations Group),它們再被進一步編組為二十七個不同作戰單元分布于全球七個不同的地方在網絡空間進行運維和戰斗。13

3.2 網絡空間脆弱性評估/獵人武器系統

網絡空間脆弱性評估/獵人武器系統(Cyberspace Vulnerability Assessment/Hunter weapon system,CVA/H)由前空軍信息作戰中心開發,于2009年部署到當時的第688信息作戰聯隊,并于2013年3月由空軍參謀長正式指定為武器系統。早期,脆弱性評估是為了在“持久自由行動”和“伊拉克自由行動”中有助于任務保障,但是隨著信息系統威脅的復雜性增加及其對運行影響的擴大,網絡空間脆弱性評估/獵人武器系統的開發旨在提高防御能力,它也繼續為最重要的系統提供任務保障。此外,它還能夠在我們的計算機網絡和系統中搜捕攻擊者。14

獵人任務源于防御性網絡戰略,而該戰略也經歷了從“試圖捍衛整個計算機網絡”到“計算機網絡任務保障”的變化,并提供了實施強大的縱深魯棒性防御戰略的能力。2010年11月以來,網絡空間脆弱性評估/獵人武器系統一直在實際行動中使用。2013年6月,空軍太空司令部宣布其具備初始作戰能力。2016年2月,空軍太空司令部宣布其具備全面作戰能力。15

網絡空間脆弱性評估/獵人武器系統旨在識別漏洞并為指揮官提供對關鍵任務計算機網絡現有漏洞風險的全面評估。它在功能上分為運營商用于現場或遠程執行任務的移動平臺、可部署的用于收集和分析數據的傳感器平臺、和一個衛戍區平臺(可提供連接以滿足遠程操作、高級分析、測試、培訓和歸檔功能所需。)。此外,獵人任務側重于查找、修復、跟蹤、定位、參與和評估高級持續性威脅的能力。16

在積極介入期間,網絡空間脆弱性評估/獵人武器系統與其他友好的網絡防御部隊合作,為空軍部隊和作戰指揮官提供移動精確保護能力,以識別、追蹤和減輕網絡空間威脅。17

網絡空間脆弱性評估/獵人武器系統可配備各種模塊化能力有效載荷,針對特定防御任務進行優化,旨在實現網絡空間的特定效果。每個網絡空間脆弱性評估/獵人武器系統的工作人員都能夠進行一系列評估,包括:漏洞、合規性和滲透測試,以及從這些評估中獲得的對數據的分析和表征。武器系統有效載荷包括商業現貨和政府現成的硬件和軟件,包括裝有定制化漏洞評估工具的Linux和Windows操作系統。18

目前,有三十套網絡空間脆弱性評估/獵人武器系統處于運行狀態,每一套系統由一名網絡空間指揮官、一至四名網絡空間操作人員和一至四名網絡空間分析人員組成。19

網絡空間脆弱性評估/獵人武器系統由位于德克薩斯州圣安東尼奧拉克蘭聯合基地和伊利諾伊州斯科特空軍基地的6個現役部隊運營。此外,12個空軍國民警衛隊部隊也在美國各地運營該武器系統。空軍預備役在斯科特空軍基地經營著一個運行該系統的典型聯合部隊。20

四、第688網絡空間聯隊

第688網絡空間聯隊位于得克薩斯州的圣安東尼奧·拉卡蘭聯合基地( Joint Base San Antonio-Lackland,Texas.),隸屬于美國空軍空戰司令部的第24航空隊,該聯隊是空軍首要的網絡空間作戰組織,致力于在空軍企業中部署戰術通信、工程和安裝能力、防御性網絡作戰和計算機網絡作戰。其宗旨在于提供創新和反應迅速的戰斗能力以保衛國家。21



圖4-1第688網絡空間聯隊徽標

4.1 第688網絡空間聯隊組織結構

超過三千三百名由軍人、文職和合同商的雇員被編組為四大大隊,分別是:第688作戰支持中隊(688th Operations Support Squadron)、第5戰斗通信大隊(5th Combat Communications Group)、第26網絡空間作戰大隊(36th Cyberspace Operations Group)、第38網絡空間工程安裝大隊(38th Cyberspace Engineering Installation Group)和第690網絡空間作戰大隊(690th Cyberspace Operations Group),它們被進一步編組為二十六個單元分部于全球十五個不同的地方執行任務。22



圖4-2第688網絡空間聯隊

第688網絡空間聯隊使用四個網絡空間武器系統,進行持續的全球網絡作戰和防御性網絡空間作戰,同時保持現成的可以立即部署的戰斗通信以及工程和安裝部隊,以支持空軍、聯合部隊和作戰指揮官的要求。23

4.2 第688網絡空間聯隊網絡武器系統

第688網絡空間聯隊網絡武器系統(688th Cyberspace WingCyber Weapon Systems)包括四大部分:空軍網絡防御(Air Force CyberDefense,ACD)、網絡空間防御分析(Cyberspace Defense Analysis,CDA)、空軍內聯網控制(Air Force Intranet Control,AFINC)和網絡安全與控制系統(Cyber Security and Control System,CSCS)。24



圖4-3第688網絡空間聯隊網絡武器系統

4.2.1 空軍網絡防御

空軍網絡防御武器系統的宗旨是阻止、探測、響應并提供對非秘密和秘密計算機網絡的入侵取證,該武器系統支持空軍計算機應急響應小組履行其職責。25

空軍網絡防御武器系統由空軍計算機響應小組發展而來,該響應小組的主要職責是協調前空軍信息戰中心的技術資源,以評估、分析和緩解計算機安全事件和漏洞。2013年3月,空軍參謀長正式指定空軍網絡防御武器系統。26




圖4-4空軍網絡防御

空軍網絡防御武器系統為空軍的非秘密和秘密計算機網絡提供持續的監測和防御,它在以下四個領域執行任務:

·事件預防:通過評估和減輕已知的軟件和硬件漏洞,保護空軍網絡免受新的和現有的惡意邏輯的攻擊。

·事件探測:監控秘密/非秘密空軍網絡,識別和研究異常活動,以確定網絡的問題和威脅,并監測網絡傳感器產生的實時警報。該系統還通過傳感器報告深入的歷史交通研究。

·事件響應:確定入侵的程度、制定減輕威脅所需的行動方案,以及確定和執行響應行動。在惡意邏輯相關事件期間,運營人員與執法部門聯系。

·計算機取證:進行深入分析,以確定已識別事件和可疑活動的威脅,然后評估損害。支持事件響應過程、捕獲各種漏洞被利用的全部影響并通過反向工程代碼以確定對網絡/系統的影響。

目前,現有兩套空軍網絡防御武器系統,每套武器系統有一名網絡空間指揮官、一名網絡空間副指揮官、一名網絡空間運行控制人員和多名網絡空間分析師組成。27

空軍網絡防御武器系統由位于得克薩斯州圣安東尼奧-拉克蘭聯合空軍基地的第33計算機網絡戰中隊和空軍預備役第426計算機網絡戰中隊運營,同時位于羅德島匡塞特空軍國民警衛隊基地(QuonsetANG Base, R.I.)的空軍國民警衛隊第102計算機網絡戰中隊也參與運營這套武器系統。28

4.2.2 網絡空間防御分析

網絡空間防御分析武器系統提供的運營效果旨在保護和防御關鍵的空軍數據,這些數據來自對抗性威脅、空軍優先事項和關鍵任務以及空軍網絡上的用戶行為。該武器系統與空軍網絡空間防御、空軍內聯網控制、網絡空間脆弱性評估/獵人、網絡空間指揮和控制任務系統以及網絡空間安全控制系統一起開展行動,通過監控、收集、分析和報告友好的非機密系統(如計算機網絡、電話、電子郵件和空軍網站)發布的敏感信息,網絡空間防御分析武器系統開展防御性網絡空間行動。網絡空間防御分析武器系統對于識別運營安全披露至關重要,并且是為所有空軍的行動、任務和職能提供運營安全、通信安全以及無意和有意的內部威脅監控的主要系統;重點關注數據丟失預防和信息損害評估。29

網絡空間防御分析武器系統有兩種變體,兩種變體都用于監視、收集、分析和報告通過不安全的電信系統傳輸的信息,以確定是否傳輸敏感信息或機密信息。向現場指揮官、行動安全監測員或其他人報告妥協情況,以確定潛在影響和運營調整。第二種變體目前提供額外的功能,用于根據網絡入侵進行信息損害評估,以及評估未加密的空軍網站。第二種變體僅由第68計算機網絡戰中隊操作。30


圖4-5網絡空間防御分析

網絡空間防御分析武器系統在六個方面提供監測和/或評估,31它們分別是:

·電話:監測和評估未加密的空軍語音網絡。

·射頻:監測和評估VHF,UHF,FM,HF和SHF頻段內的空軍通信(移動電話、陸基移動無線電和無線局域網)。

·電子郵件:監測和評估穿越空軍網絡的非機密空軍電子郵件流量。

·基于互聯網的能力:監控和評估AFNet內部發布到非國防部或聯邦政府擁有、運營或控制的可公開訪問的網站的信息。

·網絡空間行動風險評估:通過AFNet入侵來評估數據受到的損害,目的是確定數據丟失對運營造成的相關影響。網絡空間行動風險評估是第二種變體。

·網頁風險評估:評估在未經加密的空軍擁有、租賃或運營的公共和私人網站上發布的信息,以盡量減少潛在對手對空軍信息的利用,從而對空軍和聯合作戰產生負面影響。網頁風險評估是第二種變體。

網絡空間防御分析武器系統的研發源于為野戰指揮官鑒別脆弱性而設計的行動安全項目(Operational Security Program,OPSEC),它于2013年5月由空軍參謀長正式指定。目前,該武器系統現有三套。每一套武器系統由一名網絡空間運行控制人員和三名網絡空間防御分析師組成。還有其他值班人員和任務支持人員也會參與這一武器系統的運維。32

網絡空間防御分析武器系統由位于得克薩斯州圣安東尼奧·拉克蘭聯合空軍基地的現役第68計算機網絡戰中隊運行。同時,內布拉斯加州奧夫特空軍基地的第860計算機網絡戰分隊和空軍預備役第960計算機網絡戰分隊也參與這一武器系統的運行。33

4.2.3 空軍內聯網控制

空軍內聯網控制武器系統是進入空軍信息網絡的頂級邊界和入口點,通過標準的集中管理網關控制所有外部和基站間交互的流量。空軍內聯網控制武器系統將區域管理的不同空軍網絡替換并整合為集中管理的通過空軍網絡進行通信的接入點。空軍內聯網控制提供以網絡為中心的服務、支持核心服務,并提供更強大的靈活性,以便在整個網絡中采取防御措施。空軍內聯網控制武器系統于2013年3月由空軍參謀長正式指定。34


圖4-6空軍內聯網控制

空軍內聯網控制武器系統通過四大方面來集成網絡行動和網絡防御,這四大方面分別是:35

·縱深防御:通過集成網關和邊界設備來提供企業范圍的分層方法,以提供更高的網絡彈性和任務保證。

·主動防御:持續監控AFNet流量的響應時間、吞吐量和性能,以確保及時傳遞關鍵信息。

·計算機網絡標準化:創建、維護標準和策略以保護網絡、系統和數據庫,并降低維護的復雜性、停機時間、成本和培訓要求。

·態勢感知:提供網絡數據流、流量模式、利用率以及對異常解決的歷史流量的深入研究。

目前,該武器系統只有一套在運行。每一套武器系統的運維需要一名指揮官、一名副指揮官、一名網絡空間運行主管、兩名運行控制人員、兩名網絡空間操作人員和三名事件控制人員。36

空軍內聯網控制武器系統由十六個網關套件和兩個集成管理套件組成,由位于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的甘特(Gunter)的第26網絡作戰中隊運營。37

4.2.4 網絡安全與控制系統

網絡安全和控制系統武器系統旨在提供全天候的網絡運營和管理功能,并在空軍未加密和加密網絡中實現關鍵企業服務。該系統還支持這些空軍網絡內的防御性作戰。38

網絡安全與控制系統源自于一項業務倡議,旨在將眾多主司令部特定的管道網絡整合到三個綜合網絡運營和安全中心(Integrated Network Operations and Security Centers,INOSC)下的集中管理和控制網絡中。該概念演變為包括企業服務單元(Enterprise Service Units,ESU)和區域處理中心(Area Processing Centers,APC)下的企業服務和存儲功能。2007年,空軍建立了兩個現役網絡作戰中隊來提供這些功能。空軍國民警衛隊網絡作戰支持中隊為空軍國民警衛隊基地和單位提供相同的功能。網絡安全與控制系統于2013年3月由空軍參謀長正式指定。39

網絡安全與控制系統包括綜合網絡運營和安全中心、企業服務單元、區域處理中心和區域數據中心。該系統執行網絡操作和故障解決活動以維護運營網絡。其工作人員監控、評估和響應實時網絡事件;識別和表征異常活動;在上級總部的指導下采取適當的應對措施。該系統支持對進出空軍基地級飛地的網絡流量進行實時過濾,并阻止可疑軟件。網絡安全與控制系統工作人員不斷與基層網絡控制中心和通信聯絡點協調,以解決網絡問題。其他關鍵功能包括漏洞識別和補救,以及進出空軍基地級網絡飛地的網絡流量的控制和安全性。CSCS還提供空軍企業服務用于托管支持空軍任務的基于網絡的系統,這些服務包括消息和協作服務、存儲和受控環境。

目前,共有三套網絡安全與控制系統在運行。每一套武器系統的運維需要一名網絡空間指揮官、一名網絡空間行動控制人員、一名行動機組人員(履行邊界、基礎設施、網絡防御、網絡聯絡點和脆弱性管理功能)和一名企業化服務單元(Enterprise Service Unit,ESU)人員(提供信息與合作、指導與授權服務、存儲與虛擬化管理以及監控管理)。40

網絡安全和控制系統的運營單位眾多,它們分別是:位于弗吉尼亞州蘭利空軍基地的現役第83網絡作戰中隊和空軍預備役第860網絡作戰中隊;科羅拉多州彼得森空軍基地的現役第561網絡作戰中隊和空軍預備役第960網絡作戰中隊;康涅狄格州麥康奈爾空軍基地空中國民警衛隊第299網絡行動安全中隊。同時還有一些單位提供行動支持,它們是:夏威夷珍珠港-希卡姆聯合基地的現役第690網絡空間作戰中隊和德國拉姆施泰因空軍基地的現役第691網絡空間作戰中隊。來自德克薩斯州圣安東尼奧·拉克蘭聯合基地的現役第690情報支持中隊和現役第690網絡支持中隊也提供了額外支持。41

五、美國空軍網絡力量的發展趨勢

在美國網絡司令部獨立成為聯合作戰司令部之前,各軍種包括空軍的網絡力量都是在戰略司令部的次級司令部——聯合部隊網絡組成司令部的協調下,空軍第24航空隊參與網絡作戰活動。在美國網絡司令部獨立成為聯合作戰司令部之后,空軍也成立了自己的網絡司令部,這使得以前分散的網絡力量得以強化。但是,不管是作為聯合作戰司令部的美國網絡司令部,還是作為各軍種的網絡司令部,因為成立時間不長,在組織結構以及功能發展方面仍存在諸多變化。

5.1 網絡力量和情報監視偵察的融合

2019年4月5日,美國空軍空戰司令部公共關系部門在美國空軍官網發布消息,稱在2019年夏季晚些時候將合并空軍第24航空隊和第25航空隊,以更好地整合網絡行動、情報監視偵察行動、電子戰行動和信息作戰行動。通過整合上述各種能力成為一個整體,也是對2018年國防戰略倡議的一種積極響應,而且最終也為美國空軍生成第一個“信息戰(Information Warfare)”的編號航空隊。42

5.2 主動性和非物理接觸式網絡攻擊

網絡司令部成立為獨立的聯合作戰司令部初衷之一就是要強化積極的進攻性網絡行動,這種傾向在空軍網絡力量組織編成上也有所體現。比如,第67網絡空間聯隊第67網絡空間作戰大隊下轄的第315網絡空軍作戰中隊,它的使命是“黑客入侵黑客!在任務需要時,執行網絡空間攻擊和網絡空間情報、監視和偵察,以提供全球打擊;開發、整合和雇用具有網絡意識和能力的空軍人員,以支持網絡國家任務部隊、聯合部隊指揮官和國家要求。”

而且,在針對伊朗濃縮鈾計劃的“震網”零日網絡攻擊事件中,美國的主動網絡進攻能力也得到了極好的驗證,不費一兵一卒、不開一槍一炮,就讓伊朗核計劃流產而中途夭折,堪稱將網絡作戰應用于軍事行動而最大化政治目的、最小化外交和政治壓力的典范。

同時,美國的盟友以色列也在網絡作戰方面積極探索,據非正式途徑報道,特拉維夫大學已經在實驗室實現了非物理接觸性網絡侵入,這些技術的快速發展和進步都將在未來革命性地影響網絡戰爭的方式和形態。

【1】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

【2】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

【3】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Units/624th-Operations-Center/

【4】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Units/624th-Operations-Center/

【5】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Units/624th-Operations-Center/

【6】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7/cyber-command-and-control-mission-system/

【7】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7/cyber-command-and-control-mission-system/

【8】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7/cyber-command-and-control-mission-system/

【9】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7/cyber-command-and-control-mission-system/

【10】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7/cyber-command-and-control-mission-system/

【11】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7/cyber-command-and-control-mission-system/

【12】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458563/67th-cyberspace-wing/

【13】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458563/67th-cyberspace-wing/

【14】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2/cyberspace-vulnerability-assessment-hunter-weapon-system/

【15】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2/cyberspace-vulnerability-assessment-hunter-weapon-system/

【16】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2/cyberspace-vulnerability-assessment-hunter-weapon-system/

【17】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2/cyberspace-vulnerability-assessment-hunter-weapon-system/

【18】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2/cyberspace-vulnerability-assessment-hunter-weapon-system/

【19】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2/cyberspace-vulnerability-assessment-hunter-weapon-system/

【20】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2/cyberspace-vulnerability-assessment-hunter-weapon-system/

【21】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Units/688th-Cyberspace-Wing/

【22】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458566/688th-cyberspace-wing/

【23】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458566/688th-cyberspace-wing/

【24】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Units/688th-Cyberspace-Wing/

【25】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209930/air-force-cyberspace-defense-weapon-system/

【26】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209930/air-force-cyberspace-defense-weapon-system/

【27】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209930/air-force-cyberspace-defense-weapon-system/

【28】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209930/air-force-cyberspace-defense-weapon-system/

【29】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66/cyberspace-defense-analysis-weapon-system/

【30】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66/cyberspace-defense-analysis-weapon-system/

【31】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66/cyberspace-defense-analysis-weapon-system/

【32】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66/cyberspace-defense-analysis-weapon-system/

【33】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66/cyberspace-defense-analysis-weapon-system/

【35】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91/air-force-intranet-control-weapon-system/

【35】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91/air-force-intranet-control-weapon-system/

【36】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91/air-force-intranet-control-weapon-system/

【37】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91/air-force-intranet-control-weapon-system/

【38】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80/air-force-cyber-security-and-control-system/

【39】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80/air-force-cyber-security-and-control-system/

【40】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80/air-force-cyber-security-and-control-system/

【41】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80/air-force-cyber-security-and-control-system/

【42】https://www.af.mil/News/Article-Display/Article/1806838/acc-announces-24th-and-25th-naf-merger/

 

[責任編輯:huangxx]

共1條記錄/1頁  
[收藏]
彩票购买平台-安全购彩 肃南 | 公主岭市 | 双柏县 | 胶南市 | 通河县 | 达拉特旗 | 鄱阳县 | 峡江县 | 行唐县 | 虎林市 | 平远县 | 日照市 | 望都县 | 淅川县 | 石林 | 泰来县 | 吴江市 | 浮梁县 | 云林县 | 晋宁县 | 平凉市 | 仙游县 |